<progress id="f3zh3"></progress>

            <thead id="f3zh3"></thead>
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<track id="f3zh3"><span id="f3zh3"><th id="f3zh3"></th></span></track>

                <delect id="f3zh3"></delect>
              <sub id="f3zh3"></sub>
              北京易誠陪駕服務有限公司
              首頁 | 聯系方式 | 加入收藏 | 設為首頁

              陪駕服務

              聯系方式

              聯系人:葛經理
              電話:010-2725412
              傳真:010-2725412
              郵箱:service@jiakang-sh.com

              當前位置:首頁 >> 新聞中心 >> 正文

              代駕司機違章 沒證據車主無奈背黑鍋

              編輯:北京易誠陪駕服務有限公司   時間:2013/05/29   字號:
              摘要:代駕司機違章 沒證據車主無奈背黑鍋
              湯先生2月21日晚在賽馬場附近的飯店吃晚飯,吃飯的時候他喝多了酒,為了避免被查酒駕,他和幾個朋友讓飯店經理幫忙找了幾名代駕司機。湯先生回家的路線是從賽馬場附近到金沙洲四季花城,那晚大約9時許,代駕司機來后,湯先生坐上了車。
              湯先生回憶說,他一上車就告訴司機從華南快速走北環到金沙洲。當車輛駛入北環后,他還專門提醒代駕司機北環高速限速是100公里/小時,讓司機不要超速駕駛。
              可是,當他們行駛在北環高速上時,湯先生突然看到車上的行駛速度達到了120公里/小時,然后他就看到前方的攝像頭閃了一下。湯先生說,他專門看了一下時間,當時是晚上9時40多分。
              晚上大約10時,代駕司機把湯先生送回了家。湯先生給了150元代駕費用,代駕司機給他發票后離開。湯先生表示,他沒有問代駕司機的姓名,甚至連長相都不太記得了。
              月7日,已經過了十幾天后,湯先生突然查詢到他的車在2月21日晚9時48分在北環高速上有超速記錄。他回憶了一下當晚的情形,記起當時正是代駕司機載他回家的。湯先生說,根據現行的交通規則,超速沒有達到50%的,要面臨扣分的處罰。
              “可是當時駕車的人不是我啊,難道我也要接受處罰嗎?”于是,湯先生開始尋找當時他不是駕駛人的證據。
              湯先生說:“我找到了代駕公司的投訴熱線,以要報銷為由讓他們給我出示當晚的出車單,當時他們猶豫了一下沒有答復?!焙髞?,湯先生又繼續追問是否能夠出示當晚的出車單,對方表示,一周以內的出車單公司已經銷毀了。當湯先生反映代駕司機駕車違章的事情后,對方說要匯報領導處理,可是到后來就沒有了下文。
              讓湯先生失望的是,那晚代駕司機給他的150元發票并不是代駕公司開具的發票,而是一些郵政發票,他所持的發票也不能證明2月21日晚他找過代駕司機。
              代駕公司聲音
              正尋找肇事司機 但如果“飛單”違章后難確定
              從代駕公司那里,湯先生無法找到2月21日晚9時48分違章駕駛人不是他本人的證據,這讓湯先生十分頭疼。他說,只好到當晚吃飯的飯店那里找證據,因為飯店保存了代駕記錄,包括多少人找了代駕司機,在哪個房間消費的客人找了代駕司機等信息。
              “即便飯店幫助提供了客人尋找代駕的信息,可是也無法鎖定代駕司機到底是哪一個?!边@家位于白云區三元里大道的代駕公司負責監督投訴的龔先生說。公司已經查找了,只找到公司為湯先生代駕下的單,可是卻沒有找到代駕司機回到公司后上交的回聯單,當晚有幾名司機出活,可是沒有到金沙洲的,因為公司沒有司機上交的回聯單,所以無法鎖定代駕司機是哪一個。
              龔先生說,因為當時給湯先生代駕的司機出具的是郵政發票,公司正在通過這個線索尋找為湯先生代駕的司機。龔先生說,目前,他們代駕公司有幾十名代駕司機,公司與他們都簽訂了合同,合同上規定,代駕司機出活時違反交通規則的,肇事司機要負責。所以一旦公司找到了當晚為湯先生代駕的司機,那個司機就要為違章負責。
              龔先生坦言,代駕公司對司機的管理其實是存在漏洞的,司機“飛單”現象比較多。比如,有客人叫了代駕后,公司會根據需要下單,安排就近的司機代駕,司機通過與客人溝通發現還有不止一個客人需要代駕,這個司機可能會叫上他的朋友或者公司其他沒有派工的司機同去,所以被公司派工的司機可能搭載的并不是叫了代駕的客人,而是撿漏的客人,這種情況也叫“飛單”。
              龔先生說,還有一種情況就是,客人如果與代駕司機相熟,下次再找代駕時不通過公司而直接叫這名司機,司機可能就會私自完成這筆生意,這種情況也是比較難監管的。
              律師意見
              建議顧客與代駕司機留下書面證據
              昨天,海珠中隊的交警告訴記者,像這種情況,如果能夠找到代駕司機,代駕司機就要承擔處罰,如果找不到代駕司機,車主本人就要面臨處罰。
              記者針對此事采訪了廣東潤科律師事務所的王嘉斌律師,他說,從法律的角度上看,此事主要有兩種法律關系,一種是交警對違章車輛的處罰關系,車輛違章交警進行處罰,不管是車主本人還是代駕司機駕駛,違章車輛都要承擔處罰。
              還有一種法律關系是代駕司機和顧客之間的委托關系,顧客委托代駕司機如果違章了要罰款,即便車主本人承擔了罰款,車主也有權利向代駕司機追償。如果車主沒有證據證明駕駛人是代駕司機,他本人就要背黑鍋了。
              王律師說,鑒于這種情況,建議車主與代駕司機留下短信之類的代駕協議,把代駕協議從口頭上的變成書面上的留下相應的證據。車主在沒有舉證的情況下,就要承擔違章的處罰責任。
              作為代駕公司,應該以顧客為先,協助顧客尋找違章的代駕司機,提供相應的證據。而且代駕公司應該加強管理,設置完善的工作流程,避免此類事情再次發生。
              上一條:暫時沒有! 下一條:研究發現:電梯地鐵里打手機輻射增6倍
              5544444